1700个“富二代”集体赴死他们为中国斩断了枷锁!

时间:2019-09-07  点击次数:   

  1933年,杭州的上空经常传来飞机的轰鸣声,这是中央航空学校的学生正在练习飞行与战斗技巧。

  国民政府为了对付可能爆发的中日全面战争,在杭州觅桥成立航空学校,培育第一代飞行军官。

  而他们挥别所有过去,来到这里只有一个目的:当战斗机空军,助祖国早日收复失去的土地。

  四年蓄力,等到1936年的10月,南京飞机场突然涌入20万群众,第一批空军战士将在这里进行“霍克三”编队飞行演练。

  6岁的小女孩高友良在妈妈的怀里,看着父亲正开着飞机领头以“中正”字样的队形飞过上空。

  “我只知道他每天一身军装穿的好好的,回来的时候我会给他脱靴子,这是我的专利,爸爸有时候会把我举得高高的,那段生活是我最快乐的生活。”

  她和父亲之间还有个小秘密:“他每次飞行的时候,经过我们家他会低飞,呜~就这么飞过去。”

  8月14日,笕桥空战中日首次对决,为阻止中国空军的空袭行动,日本空军扑向杭州笕桥空军基地,因为战机优势,日军信心满满,甚至不要战斗机护航。

  那天,刘粹刚驾驶的2401霍克三,甩掉了多架敌人的战斗机,单独地急急而驰,可后面依然有一架银色战斗机穷追不舍,那就是日本最新式的战斗机。

  后来,刘粹刚在火车上邂逅了一个姑娘,她就是许希麟。对飞行员来说,生死在一瞬间,爱情来的时候,也是一瞬间。

  看到“惊为天人”的许希麟,“刘粹刚从此无法自拔。”他很痴情,不断地写信给她,终于你来我往地通信之间,两人恋爱了。

  可姑娘的父亲有点担忧:“刘粹刚这小伙子不错,但是他的职业太危险了。女儿你......”

  自此,刘粹刚走进了许希麟的心,许希麟突破了父亲的担忧,两人更是突破了当时飞行员只能年满28岁才能结婚的规定,1936年勇敢地结为了夫妻。

  “心急如焚之间,突然一阵狂乐的尖叫声响彻云霄,我惊魂初定,只见远处阳台上的老百姓,正跳跃地挥舞着双手,原来是粹刚击退了敌机,然而此刻,我的双腿几乎支撑不住全身的重量,两个眼眶里充满了泪水。”

  那场空战,刘粹刚面对日本王牌战斗机毫不怯场,并在最后关头取胜,成为中国百姓心中的“空军英雄”。

  “假如我要是为国牺牲,杀身成仁的话,那是尽了我的天职,您时时刻刻要用最聪慧的脑子和理智,不要愚笨,不要因为我而牺牲一切。

  您应当创造新生命,改造环境。我只希望您再人生的旅途中永远记着,遇着了我这么一个人。我的鳞,我是永远爱你的。”

  1937年底,北平,天津,上海,南京,杭州都已经沦陷。中央航校也往昆明撤退。

  然而,1940年中国的上空出现了一群从未见过的新型飞机——日本零式战斗机。它一出现,我们的制空权就岌岌可危了......

  零式战斗机是当时世界上最优秀的战斗机。航程远,速度快,活动力强,缠斗性能好。

  “我们明明知道侵华日军的飞机优于我们,但是我们还是要坚决地迎上前去,我们中国空军的信条是,誓死报国不生还。”

  航校七期毕业的徐华江参与了那次战斗,在对垒中他的飞机坠机了,迫降到稻田里。

  这场战争之后,日军的士气受到了鼓舞。在日军眼里,中国空军没有与之抗衡的实力了,他们以为中国的天空从此都是太阳旗了。没想到......

  当他们编队飞过成都上空时,突然闯入一架我方的伊十五。这完全是自杀式的战术啊,“是谁给了它这样的勇气?”

  当时任大队长的郑少愚,曾向队员提出“与敌军迎头相撞,同归于尽”的战法。他说,“只要有机会,我愿意第一个撞敌人的领队机。”

  1943年,日军空袭四川梁山机场。大家忙着掩蔽,中队长周志开却往反方向跑:

  “我钻进敌机群,在他们火网最密处打完我的子弹,敌人也送我很多子弹,后来检查的结果,机身上有99个弹孔,一个被炮弹破片炸开的大窟窿。”

  1943年底,周志开在一次侦查任务中,起飞两小时后与地面失去联络,年仅24岁,半年后,才宣布了殉国的消息。

  周志开是名门之后,家境很好,他的第一个梦想是做电影明星,1935年6月,他瞒着家人偷偷报考了杭州笕桥中央航空学校,接到录取通知书时家人才知道。

  像周志开这样的空军还有很多,虽然他们个个身体健康,看上去还有地位,但是大多都不敢交女朋友。张大飞是个例外,因为她喜欢的姑娘(小文注:就是写出巨著《巨流河》的作者齐邦媛)和他是青梅竹马。

  “这八年来,她的信是我最大的安慰。如今,我休假的时候也去喝酒、去跳舞了,我活了二十六岁,这些人生滋味,以前从未尝过。

  1945年5月18日,张大飞自陕西安康出战河南信阳日本空军,与敌驱逐机遭遇。为掩护友机,张大飞中弹阵亡,壮烈殉国,解跑狗图,年仅26岁。

  八年里,中国空军在空中击落或者击下的飞机超过六百架,在地面击落敌机也超过六百架,本身损失军机近1000架,牺牲官兵4000多人,飞行军官阵亡将近四分之一。

  在战争中幸存的老兵们回忆说:最开始同学们每天吃住在一起,和自家兄弟一样,结果到12月1号一看,一百四十七个人,只剩三个人。

  就像汤卜生 在《一个飞行员的自述》里说的:正在欢笑的时候,敌机的来袭,也许在这忽忙间,朋友们就消失了......


抓码王| 118k手机看开奖| 博码网| 118彩色厍图| 香港创富网| 佛祖救世网| 状元红心水论坛| 63307王中王| 福马堂救世网| 神算刘伯温|